摇啊摇

eighter 蓝担 绿担
_(:з」∠)_

【仓安】如果遇到旧情人(7~7.5)

后天要考试科一嘞,这两天就忙着准备,大概考完了之后会好好更几章吧

快要修罗场了XD

没有文笔

OOC

主仓安 出现了一点点丸昴

(。•́︿•̀。)  依然没有找到 躺倒 颜文字的我

7

这个时候大仓打电话来让安田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强装镇定地按下接通键。

“YASU你现在在干嘛?”电话那头传来大仓温柔的声音,和平时好像有点不一样。

安田却没有发现异样,做贼心虚地环视一圈:“我在外面和朋友买东西,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好,你玩得开心。”

“嗯嗯,OKURA晚上见。”急急忙忙挂了电话,安田顺手拉住后面高个子的手腕,“你怎么来了?”

高个子俯身,扯出一个讨好的狗狗笑:“YASSAN你就收留我吧~我还没吃饭呐,好饿~”

安田为难地低头想了一会儿,一跺脚,把那个从东京赶来的傻大个牵走,带去了一家自己以前和大仓常去的小饭馆。

而街对面的大仓忠义阴着脸挂了电话之后,只看见对街的小矮子拉住另一个人的手,那个高高瘦瘦的的人亲热地靠近安田的耳朵说了句什么,安田又挽着人混入了人群。

看不清对面人的表情,但是大仓几乎可以肯定,那个高个子对安田的情感不是普普通通的朋友之情,虽然被拉安田身后,但是没有刻意控制的不快不慢的步伐刚刚好能跟上安田的节奏。若不是多年老友的默契,那便是另一种可能了。

说实话,大仓是不甘心的。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立场去不甘心?前男友?旧爱?目前的状况来看,不过是有可能死灰复燃的旧情人。

对方呢,根据安田之前的描述,大仓也差不多猜到了吧,那个人大约就是安田在东京的合租人。

无数的感情就这么溢到了喉咙,大仓觉得自己很难受。

你看,你和他在一起,连TACCHON都忘记了,我只是OKURA。我甚至还不知道让自己满心不甘的人的名字。

涉谷半夜接到大仓醉醺醺的电话直接裹着大衣出门,在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听醉的稀里糊涂的大仓满嘴酒嗝地把话拼凑出来七零八落的片段,涉谷一把抢过大仓快送到嘴边的小酒杯自己饮下,一边下了定论:“你小子就是纯粹的嫉妒!”

“是啊,我嫉妒。”大仓摸不到酒杯就蔫了下去,“可是啊,YASU才回来几天呐,为什么他就追过来了。为什么不让我把这个梦做得更长一点,嗝--”

“你是傻子,YASU不是。”涉谷嫌弃地避开大仓的又一个酒嗝,顺手拿过大仓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诶?”努力撑起沉甸甸的眼皮。

“打个电话。”连正眼也不给大仓,涉谷自顾自解开了锁屏,快速地滑动着屏幕。

“SUBARU君是要打给MARU?嘿嘿,也对哈,是不是打扰你们正事了?”

喝醉了的小孩儿怎么这么烦?涉谷把自己刚刚叫的热茶单手递了过去,杯壁滚热的触感贴在大仓的额头,烫得大仓一躲。

电话通了,安田接电话的声音依旧温柔小心:“TACCHON?”

“是我。”涉谷言简意赅,报上了店名,最后有意无意加上一句,“大概就是你们俩以前常来的这里,一个人过来吧。”

大仓猜到了涉谷是打给谁,安静下来,接过了那杯茶吸了一口。

“我现在,大概。。”电话那一头传来很小的声音听不清楚,不过安田大概是在跟人商量的样子。

“反正人就放在这里,你爱来不来。”涉谷裹紧大衣。

“YASU你不要来!”大仓突然大声起来,大概也是从涉谷的话听出了那一头的犹豫,“好好陪你的朋友玩啦。”

真是一点醋意都听不出来呢。涉谷腹诽。

“TACCHON他喝酒了?”安田的声音变得有些急,音调也拔高了。

“反正具体情况就是这样,YASU你要是来就一个人来。”再强调一遍一个人,涉谷干脆利落挂了电话。

“SUBARU君你干嘛呀!你为什么要让YASU过来!”一米八的人胡搅蛮缠,想起来还有点气,灌了一口热茶,啊,又被烫到了。

“你们俩的事自己解决!”老子对你够好了!对你和YASU的事情,怎么想自己都有点偏心了。

“哦,”再抿一口茶,顿了顿,用有点可怜的声音,“那现在怎么办?”

涉谷咬牙切齿:“等人。”

“YASU要是不来怎么办?”

“闭嘴。”喝醉了的小孩好烦呐!

“MARU呢?”

想起自己随便裹了件丸山的外衣出门时,丸山咬着被角,闪着并没有泪光的大眼睛,啊,果然还是自己家的最可爱呀,回去好好补♂偿下他好了。

此时此刻,可爱(?的丸山隆平似乎猜到了归来的涉谷一定会心怀愧疚,把前两天买的猫耳,配套的领结,领带摆到了家里稍微显眼一点的位置。嗯,点点头,计划通!

7.5

安田终究是来了,一个人来的。

大仓已经清醒到可以睁着眼皮并且保持不打酒嗝。

当然了这耗费了五杯热茶和涉谷的无数白眼。

安田来的时候和白天的穿着不一样。白天马路对面的小矮子穿的是一件黑白款的毛衣。那是上次大仓被逼着给他挑衣服,随手给人拿了一件,虽然被安田上上下下扫视完毕还说了一句“地味”,但是小个子还是开开心心拿着大仓的钱包把那件衣服买下了。

现在安田穿了一件长款的厚T,十足的YASUDA系,但是这件衣服并没有出现过在大仓家的衣柜。

“嘛,既然人都来了,那我就没什么事了。”涉谷站起来,跳着抖一抖因为过大有些不平整的大衣。

“SHIBUYAN谢谢你。”安田有些歉疚。

“好啦,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先走了。”涉谷耸耸肩,神不知鬼不觉地向大仓眨了眨眼,走的时候在安田背后轻轻拍了一把。

家里还有人在等。

真是,好温馨呐。

安田有些不自在地坐在涉谷刚刚离开的位置上,对面的人眼神太过直率,安田反倒不太习惯。

“YASU,你,想喝点什么?”突然想要逃避,想要心软,大仓选择了微笑,避开话题。

安田愣了愣,本来他是准备好了的,毕竟涉谷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一个人来,那么说明,大仓,大概知道了些什么。

“TACCHON,不要喝了,我来之前你就醉了的吧?”安田的手覆住了大仓被热茶杯暖得热乎的手。安田刚刚从店外进来,指尖还是凉的。

“他叫Johnny。在东京和我合租,其他的一切什么都没有,真的。”安田抓紧了大仓的手,指尖用力得有些微微发白--我不会逃避了,所以拜托了,不要放开我。

“可是YASU知道的吧,他喜欢你。”大仓以笃定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眼神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安田。

安田垂下眼,良久,答应了一声:“嗯。”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