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

eighter 蓝担 绿担
_(:з」∠)_

【仓安】计划通

安田章大穿着松松垮垮的大袍子,戴一副圆圆的墨镜,手里象征性地拿着一个拂尘,坐在自己搬来的小马扎上,旁边支着个摊子,摆着八卦太极图等物。

他也不主动招徕生意,无意识把手里的拂尘摇来摇去,身子也摆来摆去,不要误会,他并不是多动症,是因为这个人耳朵里塞了耳塞,耳塞那头连接这正在放音乐的手机。

安田章大称这种生活为“闲得慌”,但是也不见他有什么改变,仍是日上三竿才出来摆摊子,太阳下坡老早之前就拖着影子回家了。偶尔有附近的老头老太太来坐一坐,付钱算一卦,安田章大也摇头晃脑地掐手指头,说些让人宽心的实话或谎话。

这天,安田拖着一箱东西来到老地方,却看见一个高个子靠墙站在自己摆摊的地方,带着耳塞,单手捧着一本书,另一只手塞进衣服口袋,很用心地在学习的样子。

啊啦,现在的孩子难得呢,那就不要打扰人家好了。安田章大将自己的摊位向南移了一丈,尽量安静地摆好,坐下,开始一天的发呆。

接下来好几天,那个高个子都会站在那里,偶尔看书,偶尔抱来一只泰迪逗弄,时不时往安田这边看一眼,却没有搭话。也总是在太阳下山之前孤孤单单走掉。

“那边的小哥,你是在等人吗?”或许实在是无聊,或许是按捺不住好奇,安田在看见高个子整整一周后,举起手里的拂尘在高个子脸前摇了摇。

“是啊。”回答得倒是很快,低低的声音听起来也很舒服。

沉默。

自从在这里摆摊以来,安田除了对着小猫小狗自言自语,偶尔和来算卦的老头老太太聊上两句,极少有和人交流,所以说,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呢?

在安田在墨镜下紧闭着眼无比纠结的时候,对面低沉好听的声音又传来:“你靠这个怎么赚钱?好几天了,你才算了两卦。”伸出两只手指头。

这个人的手很好看啊。安田一咽口水,不能被美色迷惑!

“我说我是个大学教授你信不信。”用的陈述语气,安田章大面不改色。

“年轻的大学教授摆摊给人算命。”高个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高兴。

“我在这里观察,做人性方面的科研调查,大概,会做半年。”好声好气给人解释。

高个子一把抱起在安田面前摇尾巴的泰迪,一撇嘴:“跟我说这些干嘛。”走了。

啊啦,这是生气了。

高个子走后,安田掏出手机,今天虽然带着耳塞,可是却没有放音乐。

“TACCHON有没有想我呀!🐧”编辑好邮件给两个多月没联系的恋人发送过去。

“没有。”回得倒是很快。

诶( TДT),安田章大把下巴戳在摊子上,欲哭无泪。

搭上话的第二天,安田继续摇摇晃晃来到摆摊的地方,高个子果然已经在那里了,和昨天一样,抱着一只泰迪。

那只泰迪一见到安田,尾巴摇的飞快,几乎从高个子怀里跳出来。

安田忍住要接住狗狗的欲望,支开摊子,拉开小马扎,气定神闲地坐下。

高个子绕过安田,啪地一声坐在摊子另一头的小马扎,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盯着安田。

安田吓得一抖,不自然地干笑几声:“算卦啊?”

“安田章大!”带着很大的怒气。

“啊?”抬头茫然。

悄悄比一下,这个人坐在小马扎上怎么还是比自己高。

“还有三个月零十二天。”高个子换上极其委屈的声音,“你不想我也想想它呀!”高个子把手里泰迪一举,泰迪配合地呜咽一声,一人一狗,泪光闪闪,着实可怜。

“我哪里不想你了,昨天谁给我回邮件说不想我的!”安田吸吸鼻子,振振有词,气场却很弱。

“你都出来调研两个多月了,昨天是第一条邮件发过来你还好意思说咯!”大仓把狗狗往前一送,泰迪兴奋地舔舔安田的鼻子。

“我,我不是忙吗。”越来越没有底气。

“哦?”

“诶嘿嘿。。”上目线。

“不,不要以为撒个娇这事就能过了,安田章大你就是乐不思蜀,把男朋友都能忘了!”大仓背往墙上一靠,大有一种这事不解释清楚大爷我就不走了的王霸之气。

安田眨眨眼睛,“TACCHON,话说你有一个星期没去上课了吧。”

“然后呢?”

“我,我可以把你挂掉的哦!”利用了作为教授的职权之便。

“安田教授,请你不要逃避问题!”啊啦,忘记优秀的学生是不怕恐吓的。

安田把脸埋进宽大的袖子里,挣扎半天,可怜巴巴地认错:“TACCHON我错了。”

“错哪里了。”

“不该乐不思蜀忘了男朋友。”

“为了惩罚YASU,所以今天我就搬进你这边的屋子了。”

“好。”

“下午不要摆摊,陪我搬东西。”

“好。”

“今晚就穿这套不要换睡衣。”

“好,诶?”

大仓忠义先生计划通。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