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

eighter 蓝担 绿担
_(:з」∠)_

【仓安】如果遇到旧情人(5-6)

这章大概会有一点点安仓即视感?

所以不要脸打了tag

打扰了的话抱歉呐

内含丸昴 横雏 和一点点rs(真的只有一点点(笑

ooc

_(:з」∠)_

(5)
大仓这两天发现,最近在自己家里又开始无法无天的安田章大开始偷偷摸摸地在阳台、浴室等一系列小角落打电话。

一次大仓碰巧听见了安田通话时无意甜软得像只兔子的撒娇声,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是啊,自己现在究竟算是他的什么人?前男友?夜晚的偶尔温存,白天的嬉笑打闹,怎么看都好像回到了以前的热恋期,但是,总觉得两个人仍然隔了一堵墙。

那堵墙透明地隔离着两个人,明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能够接触到彼此的呼吸,但是却又像海水一样封闭着,无论怎么努力,都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只能看见漂亮的气泡。

自己嫉妒得不得了。

那个可以得到安田温柔软语的家伙,不论是男是女。

自己就做出一系列近乎幼稚的行为来拉近和安田的距离。

想想以前自己说过,想要和喜欢的人染相同的发色。于是也不管安田是否记得,在一个大仓被无数“要饿死了,tacchon 快回来做饭”的短信催回家的晚上,安田惊喜地收获了一只染成金发的大仓忠义。

踮起脚,不安分的双手在发间揉来揉去,嘴里不停说着:“tacchon 的头发好软呐~”其实你的发质更软。“tacchon 为什么去染头发了啊,明明都三十多岁的人了。”你不记得我说的话就算了,你不也是三十多岁了吗?!

向来打直球的大仓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刚刚切好的土豆放进锅里炖煮,一边细心地调整着姿势不让背上挂着的人被桌子磕碰到:“yasu 不记得了?我说过想要和喜欢的人染一个发色的。”果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大仓居然感到有些害羞。

“那就是说,tacchon还喜欢我对吧?”倒是还大一岁的人更厚脸皮,笑嘻嘻地腻上大仓的后颈,顺便贴在后颈偷了一个吻,“是我对吧?”

“你小心一点啦,我这边在弄火呀!”

“那是不是我嘛!”

“是啦是yasu, yasuda shota呀。”

两个人就这么没心没肺地闹着,一个仍然穿着那双软塌塌的兔子棉拖,一个搜肠刮肚般寻找着两个人能够更亲密一点点的方法。

心照不宣地没有问起那有可能存在的另外两个人,那个生命中可能被称为“背叛”的时光。

(6)

到了吃饭的地方,还只有锦户坐在一旁,用极其大爷的姿势鄙视了两人耀眼的金发,一言不发地继续玩着手机。

安田的金发好像是一段时间就会循环染回来,这也倒不奇怪,大仓这家伙是在宣示主权给谁看啊,三十多的人还染个金毛,切,辣鸡情侣。

锦户几乎没有怀疑地就相信两个人已经又在一起了,毕竟,是他们俩啊,本来就该在一起的,不管发生什么,不是吗。

丸山搂着涉谷黏糊糊地走进来,两个人也明显愣了一下,丸山正控制不住想要做个一发技吐槽时就被涉谷推进了比较里面的坐位,路过大仓时,涉谷顺手呼了一把大仓的头发。

饭桌上多了安田和丸山两个人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叽叽咕咕显得不那么安静,大仓感受到手机的颤动,打开屏锁,是涉谷发来的消息。

“几年来的梦想实现了?”

“还没有呀,事情很棘手,敌人很强劲:(”想想又加上一个可怜兮兮的哭脸。

“直接干”

“可以把这句话发给Maru吗”再加上天真无邪的笑容。

听到对方倒吸一口凉气,成功恶作剧的小孩子得意抬头,看到最近又剪了妹妹头变得可爱纯洁(?)的Subaru 对自己做出“我输了”的手势。

死小孩,老子那么帮你,狼心狗肺!这句话被自己家那个抖s属性的人看到,今晚自己就相当于被送上刑场了。呀,想想就刺激,诶?

“诶?”横山适时地进门,身后是不停嘀嘀咕咕埋怨为什么要打车来不知道钱金贵吗的村上。

“嘿嘿嘿,hina 你快进来。”一愣神,横山马上就露出计划通的笑容,一只手把村上拽了进来。

“诶?”村上没反应过来,“你是?啊,tastu呀!”

“不要天然啦!”横山好笑地把人半推半就推到座位。

人到齐了,气氛开始热闹了起来。本来这顿饭是说庆祝这堆人终于有两个要结婚了,在所有人法律上还维持单身的时候最后聚一次,现场却有点控制不住了。

喝醉了的丸山揽着喝醉了的安田的肩膀空气弹着以前写过的曲子,明明毕业以后再也没有碰过大学期间被称为正妻的贝斯。按和弦的手势也已经混乱,单纯地唱着,明明已经醉了,调子却还在。

锦户又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擦在涉谷肩膀:“为什么Subaru 君真的被丸山那小子骗走了呀!”涉谷两颊喝红了,两只手胡乱地揉着锦户的黑乎乎的脸,锦户这小孩什么时候也有了褶子,虽然还是好可爱啊。

村上秉持着自己是唯一懂事的成年人的条例,今天却也喝了不少,仔细地拨弄着大仓的金毛,横山哭笑不得:“hina 你又不是真的大猩猩啦!”又上来拉人,混乱中把一小盘天妇罗弄翻在大仓的脸上,这孩子也倒想得开,保持着趴在桌子上闭眼的姿势,把头部立起来用嘴衔了一块,又睡了过去。

有丸山处理证的安田把丸山哄到了涉谷身边,现在shibuyan 可以左拥右抱了,晕乎乎地坐回大仓身边,大仓突然惊醒,嘴里还叼着吃的,一米八的大个子就这么趴在了安田肩上。

tacchon 真可爱啊,安田眼神迷离,捧起大仓的脸,发现大仓清澈的眼神刚好和自己对视,若不是两颊的酡红安田肯定以为这个人清醒得不得了,安田好笑,也生了调皮的意思,自顾自闭上眼把脸凑近,近到可以感受对方粗重的呼吸,这个暧昧的姿势保持了几秒后,安田从善如流地叼走了大仓嘴里的食物。

“yasu是坏蛋!”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