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

eighter 蓝担 绿担
_(:з」∠)_

【仓安】如果遇到旧情人(3-4)

短短地来两发?

这里有新人物粗线,大概在以后会揭晓他是谁吧(如果我还记得。。

最后有一小丢丢bg的嫌疑(?)

这两章改得很废,自己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摊手

总之会是个he

ooc

_(:з」∠)_

(3)

因为安田之前一直在东京居住,回到大阪没有地方睡觉,想是说晚上回尼崎老家住,虽然离大阪还是有一段距离,还是想回老家久违地看看父母和姐姐。

打电话跟姐姐一商量,姐姐却很无奈地告知安田自己带着孩子和父母,一大家子人正在北海道观光,大概一周后才回去。

安田坐在大仓家沙发上,嘴瘪起来,闷哼一声:“嘛,算啦,那我就在大阪找个地方住下来吧,你们回来了再给我电话,好久没见到爸爸妈妈了。。。”

“章大,你没问题吧?”电话那一头的姐姐似乎有点放心不下。

“姐,我都三十多岁的人了,在哪里凑合几晚还用得着担心嘛~”虽然是撒娇的语气,安田却心不在焉地执着于抠着毛衣开衫上的一颗咖啡色的扣子。

“章大你不要。。”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不等姐姐说完,安田就挂掉了电话。

身在北海道的姐姐举着手机听见忙音,却迟迟不放下手机,章大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倔。

转身,姐姐换上笑容:“妈妈你把围巾戴上呀,酒店外面会冷的。”

挂掉电话的安田在沙发上终于腾出了两只手,仍然执着于抠着那一颗咖啡色纽扣,又有点烦躁,两只黑色的眼珠滴溜溜地到处乱看。

嗯,这个地方,勉强还算整洁。

这时大仓戴着厚厚的手套,从厨房里端出一小锅热腾腾的味增汤,安田见状,连忙蹬上那双软软的兔子拖鞋,啪嗒啪嗒跑来帮忙,结果被烫到手只好在旁边握住自己的耳朵。

等大仓摆好了,安田又跑来捣乱。

“呜哇,好好喝!”安田用分汤的大勺子舀了一点,象征性地吹了吹就喝了下去。

“很烫啦!”大仓皱皱眉,这个人会不会照顾自己,这么想着,把一小碗白米饭推到安田面前。

继续胡闹了一小会,安田就慢慢安静下来,端端正正地坐下,捧着碗扒拉白饭。

大仓回忆起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早饭时间,一直是安田的发呆时间,总是一副神游的样子,到后来大仓也见怪不怪了。

熟悉的动作就像本能反应,大仓甚至没有考虑,身体就已经做出了行动。就像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大仓拿了安田碗边的勺子,舀起一勺汤,还仔细吹了吹,就愣住了。

这一勺汤的走向很明确,是要塞进神游到嚼了一嘴白饭的安田嘴里的,原来,六年间没有办法保持的习惯,在看到某个人的同时,它也会苏醒。

大仓不甘心地顿了顿,孩子气地收手就把那一勺味增汤倒进自己嘴里,顺便咬破了那块汤里雪白的豆腐,结果烫到自己都流下泪来了。

说到底开始是烫流泪的,结果眼泪怎么都抹不完,真的是,太烫了啊,真的。

对面神游的小个子好像突然见到哭着的大仓吓了一跳,直接蹦起来,一只手摸着大仓的额头,问:“tacchon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大仓摇摇头用手覆住还在流泪的眼睛,靠向椅背深呼吸,用慢慢平静下来的语气,说:“没有啦,只是豆腐太烫了。”又是一阵鼻酸。

安田无言地看着不停流泪的大仓,踢掉拖鞋,光着脚走到大仓背后,一只手一下一下抚着大仓脑后柔顺的短发,一只手努力护住大仓的肩膀:“呐,多等一下啊。”

转身回抱住安田细细的腰身,整张脸埋在安田穿着的咖啡色粗毛线开衫上:“我怕他等不及,冷掉了。”

“怎么会呢,”安田听出来了大仓的言外之意,顿了顿,“我那么舍不得你。”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次你回来,就不会走了?但是,我好怕问出口。

(4)

“呐,tacchon,你现在有跟人住一起吗?”

快正午才吃完早餐的两个人挤在小小的水槽旁边一起洗着碗筷。

“你觉得呢。”轻轻地回了一句,伸手把洗干净的盘子放到高一点的壁橱里。

大仓手臂上温和的灰色家居服面料摩擦过安田金色的头发,安田不由地踮起脚尖,让柔软的棉料能够蹭蹭额头。

看到这么孩子气一幕的大仓眼睛也弯成了月牙,放完盘子顺手就垂下来揉揉安田的头发。

“yasu这几天要来住吗?”大仓觉得安田肯定没有办法拒绝。

谁知安田一扭头一翘嘴:“现在不赌气叫我前辈啦,继续叫前辈啊,听着舒服着呢!”

“呃……”大仓承认,之前叫安田前辈是内心所谓的自尊在作祟,这小矮子还认真记上仇了。

大概怕大仓反悔,顾不得还满手的泡泡就紧紧环抱住大仓的腰:“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下午陪我去买点生活用品好不好?”

“我下午要去上班啦!”大仓享受地扭扭腰。

“诶,”被拒绝的安田立马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果然哪,买得起房子的人都有正正经经的工作。”

“你干的工作不正经?”大仓皱眉,危险的眯起双眼。

“不是啦,”很快理解大仓的眼神,安田立马乖乖蹭蹭大仓的颈窝,“我算是自由职业嘛,有灵感就画东西有稿费拿,没有稿子就只能喝西北风啦。”

“那你房租和一日三餐怎么办?”

“那个啊,我有个傻傻地合租人,入不敷出的时候,都是他帮忙缴两人份的费用,饭菜也是他做,洗发水用光了也是用他……”

“他对你很好?”打断安田絮叨的大仓的眉头越发拧成一团。

“嘛,毕竟一起住好几年了嘛,不过说起来,他倒是一直没有搬走呢,明明赚得也不少。。”安田又撅起嘴陷入浅浅的思考,不过,毕竟只是浅浅地思考一下,所以安田章大又很快开始抹起手里的碗。

大仓沉默着一言不发,已经洗完自己那一份的,就把手抱在胸前,双眼死死盯住安田章大。

安田在旁边不停地叽叽咕咕说着些什么,大仓全当没听见,对于大仓的不予理睬感到奇怪,转过头却看见在大仓一旁生闷气。

“可是,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哦~”仿佛猜到了大仓的内心想法,安田带着有些讨好的笑容凑过来。

大仓哼一声:“谁知道呢?”虽然知道现在自己大概是无理取闹,但是天知道大仓忠义多讨厌这个带着讨好的笑,看起来那么疏远,显得两个人那么陌生。

“tacchon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老是耍脾气。”安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双手叉腰面对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十五公分的大灰熊。

大仓不甘心:“我又不确定你是不是还……喜欢我。”脸红。

安田伸长手臂很男子气地揽过大仓的腰,顺便在大仓屁股上狠狠掐了一记:“不确定昨晚还上我那么多次!”

“话说yasu你不要突然男前起来啊,而且,”大仓突然俯下身在安田的耳边轻轻说,“小别胜新婚嘛,何况我们别了那么久。”

“得了吧,我看你平时也不孤单。”安田意有所指的晃晃自己脚上的兔子拖鞋,“女孩子?”

大仓神情尴尬,摸摸鼻头:“那个,已经分手了……”

安田及时打断了大仓:“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嗯,说不说都行。”

你能不能多吃一下醋?!某人不易察觉地一撇嘴。

————————

还没写到小天使当年为什么离开,我也是心累(难道不是怪你咯?)

不过,这也算是给某人加了戏份?诶?谁?

睿智(障)地围笑。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