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

eighter 蓝担 绿担
_(:з」∠)_

【仓安】如果遇到旧情人(1-2)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ooc

内有横雏   丸昴   亮我(XD

为什么一个没有文笔的人要想试着写辣么长

_(:з」∠)_

(一)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旧情人相见,特别尴尬。

安田章大回忆了自己已经走过的三十二岁的人生,也没觉得自己做过多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老天爷就跟自己过不去呢?

昔日同窗兼发小丸山隆平和涉谷昴夫夫的婚礼请帖递到自己手中时,安田章大也是真心为这两个人高兴的,毫不犹豫地点头保证当好伴郎。

丸山隆平那一边的伴郎是横山裕和村上信五这两个腻了十几年仍然没有正式在一起的人。

而从小玩到大的锦户亮这次却固执地要当主婚人,不然就威胁丸山隆平要跟他公平竞争涉谷昴。“subaru君是大家的!”穿着笔挺的西服却捧着一盒炸鸡便当盒吃的津津有味。

“亮你也三十二的人啦,慢慢吃又没有人跟你抢!”安田刚刚试好西服,坐在高凳子上前后晃着腿,安安静静的享受着好友相聚的小氛围。

珍贵的美好时刻之所以被称为珍贵,是因为总会有不期而遇的东西跑出来毁掉所有气氛,用一句话,或者一种声音就可以。

“前辈你现在不是也像个小孩子一样吗?”

熟悉又陌生的调笑声从门口传来,让安田无端冒出了一身冷汗。

妈的,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shibuyan你结婚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哦不,大概是惊吓。

僵硬地回头,挂上比哭还难看的笑:“tacchon你怎么也来啦~”

被称为“tacchon”的男子,一扬唇,露出一个及其阳光的微笑,道:“因为和前辈一样,我也是subaru君的伴郎哦。”

shibuyan是脑子有坑才会找你这种身高做伴郎!而且说到底,这家伙当时比起shibuyan应该和maru更好一点,为什么跑到这边来了啊!

“我和subaru君毕业之后合租过一段时间,也有一直保持联系,还煮过面给他吃哦,关系应该比在学校里要好很多。”大仓像是在给自己回答一样,随着脱外套的动作已经讲了出来,眼睛却没有看着自己。

妈的,我什么也没问啊!搞得我好像很小心眼,虽然确实还是很不爽啦,和shibuyan,maru再联系起来还是近两年的事呢。不过,你以为都是因为谁啦!

“说起来,好久没有见到前辈了呢,等会试完衣服,前辈有时间去喝一杯吗?”大仓一边扣扣子一边摇一摇有些遮眼的刘海,双眼微眯,用万年不变的小歪脸上的微笑邀请着安田章大。

事实证明,这张笑脸对于安田章大来说,也是比牛郎的笑还有用的。

“我要回去背词了,这几天忙东忙西,不要忘了主婚人的词才好!”锦户亮很识趣地抓起包包闪了。

“hina我们去吃烛光晚餐吧!”“为什么要去浪费那个钱,我跟你又没怎么样!”“那我们去你家吧!想吃你下的面了~”“别给我讲黄段子啊////”两个人也半推半就拉着小手走了。

“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了,安田前辈。”大仓收敛了笑容,右手轻轻搭上安田的颈脖,似乎享受般磨挲着安田因为紧张而快速跳动的动脉。

“。。。好。”

这种时候的大仓忠义,最好不要惹。安田能够明显地感到大仓的手指起了薄茧,酥酥麻麻的感觉随着大仓手指的移动而变化。

为什么,离开那么多年,对大仓,还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在一起的那两年,自己还是偶尔会在上面的啊。。

两个人陷入冰一样的沉默,安田却因为大仓的小动作红了耳根。

大仓把头凑近,几乎贴着安田的耳朵说道:“该走了哦,前辈。”

大仓低沉的嗓音本来就很好听,再加上故意的性感和句尾不经意的撒娇语气,让安田像着了魔似的,机械地拿了外套,背了包包,鬼使神差地跟在大仓忠义身后上了车。

(二)

像这两个人的关系,聊天自然没什么能大大方方说出口。

执着于自己灌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两个人,被大仓仅存的一丝理智搬回了自己的住处。

然后就喝到了床上。

醒来,床上还是两个人,安田坐起来,抬起眼皮,观察了一下不管是两人的姿势,装束——如果算有的话,甚至是整个房间,都不太雅观,无声的捂住了脸。

所以说遇上旧情人尴尬就算了,难得的是,当晚就和旧情人来了一发,两发?还是几发,忘记了。。

不想吵醒床上还在熟睡的大型物体,安田身体尽量保持不动,手探进软乎乎的被子里摸索着自己的内裤——识趣点穿戴整齐就走吧。

悉悉索索终于摸到熟悉的布料的触感,但是。。为什么还有温度,等等,卧槽不是吧。

安田狠狠心,又缓缓躺下,光溜溜地把整个人埋进棉被,借着周围缝隙透进来的阳光,安田确确实实地看到了,自己的小花内裤,穿在了大仓忠义身上。。

安田章大你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靠,这个人屁股比自己大,脱下来肯定也穿不了了,那算了,不要了,你tm自己穿着玩吧!撅起嘴叹了口气,正准备把脑袋冒出去换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大仓突然伸手按住了安田的头。

“前辈精神真好啊,大清早地在‘这里’干嘛?”声音从被子外面传来有些听不清,可是安田章大发誓听出了大仓忠义的戏谑。

最可气的是,大仓还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地向自己的方向抬了抬腰,于是紧紧包住大仓忠义下身的自己的内裤已经抵到了鼻尖。

“大仓忠义你踏马放老子出来啦!”安田突然老脸一红,双手从头顶掰住大仓的手腕,用尽全力地大声吼。

“如果现在放前辈出来了,前辈是不是就准备穿好衣服离开了?”声音突然弱气起来,压制住安田头顶的手却不松开,“呐,前辈,会不会像六年前那样呢?”

“那天早上,等我起来,前辈已经走了。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明明总是在床上赖到很晚,还要吵着太累了让我给你做早餐。前辈什么时候打算好的呢?说是庆祝我的毕业,却连走的时候一个字都不留给我。”说着,一双令人安心的手臂把安田从被窝里拖出来一颗脑袋,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躺着。

“subaru君怕我做傻事,拉着我在外面和他一起租房,我啊,看着subaru君小小的个子,就觉得,你们这些小个子真的很烦人,一个丢掉男朋友自己跑了,一个不管自己男朋友却和另一个人合租。”

“大概,subaru君也是不想让我那么快忘掉你,才那么固执要和我住一起吧。”

“所以看到subaru君我就会想起你,就很羡慕假期能和subaru君出门玩的maru,还会想,如果我们没有分手,那肯定比他们还爱秀,我也不用撑着笑脸把他们送到机场,自己一个人回来打游戏。”

听这话的时候,安田一直垂着眼睛,细碎的刘海俯下的阴影造成了一个稍暗的区域。

终于,他伸出右手捏住了大仓手臂还留有昨晚红印上的一点点皮肉:“呐,可不可以不要讲了。”

“怎么了?”

“我心疼。”带着鼻音。

大仓屏住呼吸数秒,却看不到安田的表情,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把安田拥进怀中:“你看,你还是舍不得我。”

“tacchon轻点。”

“前辈腰还痛?”

“闭。。闭嘴!”

————————————————

为什么小安当年要离开?是人性的缺失还,喂不要打人啊,谁丢的菜叶!好,那么敬请期待我们下一期法制在线(你走

评论(51)

热度(58)